星期一, 7月 16, 2012

看電影:幸福洋菓子



說故事的方式百百種。電影『幸福洋菓子』說故事的方式是說不清,講不明的那種。導演運用畫面銜接發生在不同人身上的的小故事,可是卻不點明每個人真正的困境,真正的想法。





一開始我們同情從鹿兒島來東京找青梅竹馬夏目,同情她的處境。身處異鄉,男友不知去處。也跟著夏目的想法,她那有才華的男友一定是在『街角』受盡折磨,忍不下去才離開的。『街角』是故事發生的洋菓子店。可是隨著故事展開,發現不是這麼回事。老闆娘其實非常有人情味,對於夏目的照顧非常體貼,溫情小動作不勝枚舉,夏目想要留下來一邊打工一般找男友,不想直接回鄉下去。老闆娘請她試試身手,做一個蛋糕看看。試吃的人沒給出太多的評語,老闆娘拿了一盤甜點給請夏目吃吃看,讓她吃完之後再回鄉下去。看到這裡有一點感慨,人生之間有多少機會可以遇到貴人稍稍的提點一下。不論夏目有否留下,她至少都見識到另一種型式的蛋糕。



電影裡有一位芳川女士,看似一位美食家。時常會到『街角』吃甜點,老闆娘對她也是加倍的禮遇。在電影的初期,我們以為芳川女士是一位美食評論家的角色,對她的好純粹是商業的考量。可是故事走到後期,漸漸知道芳川女士身體不好,食慾也不好,即使抱病還是喜歡吃甜點。我想這才是老闆娘那麼禮遇芳川女士真正的原因。一個人與其他人都會有著固定的相處模式,固執,挑剔都只是表象,喜歡吃甜點才是內心真正的想法。以小人的想法推敲一下老闆娘的心態,我覺得她多少會有著『如果為了什麼小事,讓芳川女士不再來吃甜點,那她豈不是太可憐了...』


老闆娘,依子,曾經在法國學甜點,跟著師父到紐約開店,五年過後,想要回東京開自己的店。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努力到現在,『街角』好不容易闖出名聲。因為一場意外,導致必須歇業好幾個月。


在老闆娘發生意外,在醫院修養那段時間,『街角』準備歇業了一陣子。有一張訂單讓老闆娘非常在意,在歇業之前一定要送出去。這張訂單是送甜點到芳川女士家裡。夏目拿著一份準備好的甜點送到芳川女士家中,也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才知道芳川女士真正的身分。甜點在芳川先生的協助下,送到芳川女士的手中,脫口而出『太好吃了,這孩子的手藝什麼時候進步那麼多了...』。夏目的眼淚從眼眶裡簌簌的流下,這時才發現她最缺少的東西,一份做蛋糕的手藝。原本沉浸在老闆娘的誇獎裡頭的想法,這才清醒。原來這才是最深刻的教誨。


從故事最後的高潮,準備晚宴的甜點,我才了解到原來甜點不只有技術,技巧。當技術能力完備後,下個階段才是更具挑戰性的『創作』。看著宴客名單,想出適合的菜色。在兩道甜點之間,讓所有人露出幸福的微笑,為晚宴畫下完美的句點。晚宴上,前菜主菜都不適合做出即席的演出的時候,此時甜點反而能以柔軟的身段,在客人面前表演絢麗的火舞。最後端上客人的傳統家鄉菜,搭配一個小小的傳統遊戲。悄悄的有把寶物的那份甜點放在小主人面前,由她自己發現自己是最幸運的,自然欣喜萬分。



想著想著,我發現貫穿劇情的其實是『貼心』。賭上客人會忘記『街角』的風險,也不輕易開店,是為了不讓客人產生『阿~味道變了,跟以前不一樣了...』這樣的想法。即使芳川女士想吃的是夏目的蛋糕,還是讓朱利安準備好蛋糕再送過去,也是一樣的目的。更不用說,晚宴上種種的精心設計的貼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