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1, 2012

2012 武陵農場


很難想像前一陣子,有多少人湧入武陵農場。

又,那時候的武陵農場是什麼樣的光景?




出發或者是旅遊可以有很多的意義。

一趟旅程可以想像成騎士克服的重重的難關後抵達目的。

這樣或者又賦予太多的意義。


短短數年之間,對於時和空觀念產生巨大的改變。

台灣好小,台灣一日遊,週末到宜蘭一趟,今天下午去某個地方吃一頓飯。

這些講法,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不斷的出現耳朵與嘴巴之間。


小時候,什麼地方都好遠。

很難得可以出個遠門。

不知不覺間,已經習慣了。

對於旅程的可能性,想像空間大了,也更有勇氣去想像。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開口閉口都是我上次去過什麼地方,

我有一個朋友上次如何如何...

自己的經歷不夠,還要拉朋友近來補充說明。

對於旅遊的渴望似乎永無止盡。


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快速的建立自己的舒適圈。

一步一步,踏實有有效率的築起一道一道的防禦工事。

似乎正在摸索一套公式。


總是會有巧合,好事情也一定會發生。


在合歡山的高山上,入夜之後氣溫非常的低,晚上公路上的能見度時好時壞。

當我們已經盥洗好,坐在電熱毯上準備休息的時候。

才有腳踏車手剛剛搶進大半個中橫,在入夜後才趕到滑雪山莊休息。

替他捏了大把冷汗。


滑雪山莊,剛好在奇萊山登山口的旁邊。

我想把登山口旁邊介紹的看板上的描述如實的謄寫過一次。

『複雜的地形,崎嶇的山路,隨臨的斷崖,詭便的天氣,
充滿神祕挑戰色彩的黑色奇萊,曾經讓多少人神罔情殤的異域,
在夏天碧空飄嵐,在冬天銀冰白雪,
如果這絢麗世界吸引著你,請你用心感受她的包容,小心自身的腳步及安全。』


吹起山嵐的合歡山有種異域的蕭瑟。

松雪樓的服務台有個替代役役男。

想必他已經看膩這樣的光景,痛恨吹進骨裡的寒風。

在十年過後,不知道他會怎麼描述在合歡山服務的一年?

那美好的一年,

或者是...無可取代的回憶?


第一次拿相機打鳥。

很刺激,很心虛,很想升級器材。

對焦速度不夠,快門不夠,焦段不對...

圓滾滾的又不怕人,在地上啄阿啄的,像是在找東西吃。


從合歡山出發,經過梨山。

如果對於梨山的映像是很多種顏色的楓葉會不會很奇怪。


在武陵農場裡,大部分的櫻花凋謝了,其他的花一樣綻放。


拳頭大的茶花。

薄如禪翼的花瓣透過光顯得耀眼。


武陵農場裡仍有幾株盛開的櫻花。




桃花,李花,梨花分不清,也說不明。



武陵農場裡,有種隨處可見卻叫不出名字的紫色小花。

紫色的花朵從籐架上一串一串的垂下。

她叫做紫藤。


第二天晚上的民宿在山谷裡,叫做山谷裡的家。

在武林農場附近。

像座世外桃源,車子從路邊的一個岔路往下走,
經過迂迴的山路一路下竄兩百多公尺才到山谷間的一塊平地。


回程的路上,

經過合歡山的時候,花了十五分鐘攻克生命中的第一座百岳,石門山。

拍照的時候氣溫只有四度左右,鼻子上還有控制不了的鼻水。

我想的果然沒錯,除了一台EP-2之外,還需要隨身攜帶一台小相機。

廣角,大光圈,有個閃燈,這樣的功能就很夠用了。

最重要的是輕薄稱手,可以放在口袋裡,拍照又不會拿的虛虛的。

真的,什麼時候派上用場都不知道。


2 則留言:

Claire 提到...

空間變大了,世界變的寬廣了....止不住的旅遊慾望卻怎麼也沒辦法叫體力趕快追上來,

SanDiego 提到...

不好意思,我怎麼感覺到淡淡的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