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4, 2011

最近看了幾本書

前天在公司的圖書室翻到一本小說,藍,或另一種藍,拿起來用極快的速度將封面掃過一遍。隱約看到封面上有寫到愛情小說,驚悚這些字眼。第一個反應撲ㄘ一笑,愛情小說是能跟驚悚扯上什麼關係,這種排列組合會不會太無聊了!?不過,看來更無聊的人是我,坐下來從第一頁看起,讀起來字裡行間非常的日式。讀到第二個章節結束,劇情實在太熟悉了,想了又想,這不就是雙胞胎王子交換身分,反客為主,王子復仇的情結嗎?老套歸老套,今天看到劇情高潮之處,還是忘記要上班的時間。所以古代人說的好,寫文章不就是起承轉合四個字而已,可是每個人發揮的方式都有奧妙之處。

想到寫文章,就想起另一本書。台北咖啡。真不曉得那裡來的衝動竟然把它買下來了。也許是最近身邊的朋友開咖啡店的關係吧,想看看別人是怎麼看咖啡店這一回事。書裡面的文章讀了讀,就是缺少了一點"奧妙之處",讀起來都是文章,算了算也有一千兩千字,可是就像是飄在流水上的花朵一樣,看著看著就飄到看不到的地方了。我想,太多人寫咖啡店的故事了,都把故事寫死了。有興趣做學術研究的,說不定可以把咖啡店文學做個歸類,角落說,味道說,風格說,技術說,回憶說,舊時代說...看多了也就不想再看類似的文章了。既然猜的到故事的走向又何必一看再看,好比說每個人回憶中鄉下奶奶家那棵大樹一樣,每個人都有也就不稀奇了。文章是一回事,不過書裡面的漫畫倒是很值得一看。

最後一本,臭酸之屋。老實講,好幾次在心中吶喊著要放下這本書,將它束之高閣,等有一天時機成熟了再來看這類的書。世界上有很多種故事,有些故事是屬於非常黑暗的,這本書裡面的故事就是這一類的故事,之前看過的惡搞研習營和猜火車都是關於黑暗面的小說。不僅是故事非常的黑暗,作者的文字也像毒品界的海洛因,讓人很難克制自己的渴望,一則讀過一則就越陷越深。讀著讀的竟也開始認同吸毒者的無奈,作者描寫的太貼近社會的邊緣者,描寫的越是清楚,越是知道他們的無奈,就不能抑制住同情心同理心的發酵。當然僅限於邏輯的推導,情感的轉移,若說要真的接受故事裡描寫的那些主角,可要再修煉個好幾輩子。別鬧了,假道學,裝的一本正經的樣子。我只想說,對於臭酸之屋真的無能為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