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19, 2011

過年


這幾天公司開始有尾牙的氣氛,先是被找去參加尾牙的表演,接著這兩天餐廳門口放了一台大頭貼,空閒時間都可以去玩四連拍,還會當場印照片給你,每個人都可以分一小張。說到這台大頭貼,真的很有土製的味道。外觀就像路邊拍大頭照的機器,鐵製外殼刷上白色油漆,有一個塑膠小棚子掛在外殼上,當作背景。走到小棚子裡,眼前是螢幕和鏡頭,螢幕下面有一顆大大的紅色按鈕,按下去就開始四連拍,流利的國語語音當作背景音效,指導你開始四連拍,開始拍了喔!再來一張,換個姿勢拍第三張,最後還有一張喔!讓我覺得土製的關鍵在於,鏡頭是 Olympus 的一台 500 萬畫素的數位相機,大大的鏡頭看起來就覺得好笑。

中午到圖書室看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作者把那個年代講的好貼近,每個小故事在她的文字底下都成了我們身邊的一個大伯父,用年邁的口吻,一句當年,一行眼淚,強忍著淚水講出來的故事。就像史達林說的:「和平時期,死一個人是悲劇;戰爭時,死一百萬人只是統計數字」一九五零代,那個年代發生太多荒謬的事情。有些小兵,今天是國軍,明天被共軍抓走,後天就成了共軍,再回頭打國軍,甚至連制服都沒有換,只把胸前的徽章換了一換。另外一個城死守三年,九百多個日子,一開始沒人知道要封城,幾個月過去,存糧吃完了,運送用的馬先殺來吃,路上的小狗小貓也成盤中飧,老鼠也吃完了,路邊的樹皮,雜草遲早也吃完。三年後城門打開,一數就是死就是幾十萬人。真是荒謬,荒謬至極。更荒謬的是在現在這個太平盛世北方還在上演這樣子的戲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