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4, 2010

桌子上的香水瓶

PA153202

桌子上香水瓶上 dunhill 的字樣漸漸變形,光線的折射路徑不斷的改變。白色簡潔的 dunhill 字體透過彎曲透明弧狀的玻璃瓶身放大放大之後映在玻璃的另一面。現在,它只剩下消瘦的字體。瓶子裡空蕩蕩的,在瓶身背面的 dunhill 字體更加遙遠。

在這個時間點,忽然覺得今年好長,研究所的生活遙遠的好像是遠古時代發生的事情,那些回憶只存在紙本和相紙上。回想今年二月的事,不過也才九個月而已,往往要透過很多了聯想才可以在記憶的地圖上找到明確的定位。今年二月的事已經如此,更不用說更久以前發生的事情。

買香水是一件特殊的感官體驗。第一隻香水可能是偶然得到的,不小心買到的,也可能是精挑細選之後的決定。但是,第一隻香水自己主觀認為喜歡的香水就是一隻神奇的香水,總是有一種神秘的風采,畢竟它是第一隻喜歡的香水。你可能接下來還會有第二隻,第三隻香水,...,多年之後,也許你能擁有全世界的香水。但是在放香水的櫃子裡每多一隻香水,都還是會在想想真的有比當年那隻香水好嗎?

時間流逝,人是會變的,但是人是不會改變的。過去的,只要是記得住的,一定會一件一件跟你算清楚。在程式界有一句話,只要有錯誤(error),一定會發生。

是人像香水,還是香水像人?有一次在桌子上排了四五隻香水,說其中有一隻是我買的,請大家猜猜是那一隻? 撇開機率問題不談,有好幾個比較熟識的朋友真的猜出來了。是我像那隻香水,還是那隻香水像我?

巧克力,真的讓我不隻所措。一家知名的巧克力廠商推出了一個兌換巧克力的活動。只要稍做登記就可以到店家兌換兩顆巧克力。拿到免費的巧克力,一口吞下肚,什麼都感受不到,只從肚子裡那巧克力的殘渣燻出一絲絲的無奈。怎麼辦,該夢醒了嗎?還是該說幾句好好吃,口感特殊充充場面,免得讓別人發現我的無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