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7, 2010

成功嶺受訓雜感

好久沒拍照,快一個月了吧,手好癢,EP2 以後在南投也要好好表現。離開民間三個禮拜,發生了很多大事,許多 3C 產品都在這段時間發表了, Apple iPod 系列年度更新,Nikon P7000 發表。沒有網路的生活只是暫時中斷更新,Google reader 能不斷的幫我保留這些資訊。

如果你覺得研發替代役的新訓很難熬,那你應該慶幸當初沒有加入國軍。

頭髮一片一片的從眼前掉落開始,恭喜你,正式進入成功嶺。新訓的第一個星期最具疏離感,陌生的環境,嘶吼的叫罵聲,每天就像鴨子一樣被趕過來,在被趕過去。命令無所不在,長官也無所不在,好像連呼吸都需要報備。晚上靠著小小的電話卡,和家人建立起微弱的連線,短短幾句問好,日子好像又好像比較能過下去一點。每天起床,跑步,早餐,上課,午餐,午休,上課,晚餐,洗澡,打電話,晚點名,睡覺,一天過後又是另外一天。獨立思考就先暫時放下,把所有的幹意全都付諸文字寫在一張又一張的白紙上比較健康。告訴自己別想著反抗,所有的點點滴滴都是一場戲,一場所有人都要參加的巨大戲曲。你連個螺絲都不是,你像個小石頭,該是在那裡就在那裡,不需要理由。

有一次,我走進中正堂,過了不知道多久又走出來,我一點也不知道剛剛參加了什麼,只記的前面的人,他的頭髮是黑色的。這樣就夠了。

關於跑步,每天早上都有三千公尺大越野,所謂的大越野是在營區中跑步,有上坡也有下坡,偶爾還要喊喊口號。跑步的速度不快,即使測驗三千公尺時只需要在二十分鐘內跑玩即可滿百。跑了幾天,膝蓋開始疼痛後就不跑了。營區的生活也不全是乏味,晚上在寢室聊天是最大的享受,只要不把幹部引過來,就有人開始打嘴泡,逗所有人哈哈大笑。晚上睡覺前一定要嬌娃一下,用過包你全身涼爽。

有一次台上的講師問在新訓學到什麼?台下有人說服從,我覺得是狗屁。替代役又不是兵,為什麼要服從?替代役需要的是紀律,不是服從。看到這點我才想到理論學家存在的必要,如果沒有人把這些基礎了理論搞清楚,一定有人會張冠李戴,所有有記憶中的字詞混著亂用。為什麼替代役需要的是紀律不是服從?替代役接觸的是人,是生活在民間的人而不是軍人。所以服從的概念裡面那種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點也沒有用,面對的人複雜太多了,所以替代役需要的是一些良好的紀律,在一定的範圍內好好的服務人民。

成功嶺是個大毒窟,我想有待過的人應該都不會反對。進去之後很難不會感冒,至少也流個鼻水,咳個兩下。所以有很多人出成功嶺第一件事,抽完湮之後就去看病了。因為A流很強大,只要一個人被感染又沒被隔離,很容易一整個寢室都中獎。所以每天要量四次體溫,三餐加睡前各一次,超過37度馬上帶走。說到成功嶺的醫生,好像靠自己比較實際。

也許研替有其缺點,但它無所替代。

研替的制度是我所知道最爽的當兵方式。把個比方,國軍弟兄拿的是步槍,研替弟兄拿的是文具袋。國軍弟兄戴的是鋼盔,研替弟兄戴的是布質小帽。比起一般替代役,在新訓結束時,一般替代役的弟兄只能拿著簡單行李回家,因為他們還要再回到成功嶺接受一兩個月的專業訓練,之後還有接近一年的服役生涯。而研替的弟兄,新訓結束後就拿著黑色大行李袋把所有的家當帶走,從成功嶺離開,永遠不用回去。而且,研替弟兄們比較懂得配合,所以新訓短短的三個星期也會好過一 點。

如果你要開始去研替新訓,記得把你所有想講的話寫在黑色的本子,結訓時你會發現那是唯一留下的紀錄。離該成功嶺之後,回憶忘的比你想像的還快。

2 則留言:

Harry 提到...

恭喜退訓!
Nikon出的是D7000?
才想說你這陣子怎麼都沒有拍照了
原來是去新訓了@@
聚餐見啊~

AsHew~ 提到...

P7000 是消費機,不是數位單眼。
你可以看看 http://tinyurl.com/27u35f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