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4, 2010

第五號屠宰場

科工館

一段時空交錯的旅行,分不清楚是精神錯亂還是真有其事,悲劇確實發生了。死於原子彈的廣島市民高達七萬一千三百七十九人。1945年,德勒斯登遭遇大轟炸,死亡人數亦高達十三萬五千人。當數字擴大後,悲劇就變成一個數字。That it goes. 事情就是這樣,特拉法馬驛星人通常會這麼說。

『人可能都死光了,再也不會說什麼豁需要說什麼。一場大屠殺之後,一切都已寂靜無聲,除了鳥之外,其他無不一向如此。而鳥兒說什麼呢?它們所說得,都是關於一次大屠殺,以一種唧唧啾啾的聲音』

為什麼一句話可以帶過的事件,要用十萬字描述?事情已經過去,死者只能以回憶的方式活著。就算是以特拉法馬驛星人的觀點來看,死亡只是一種暫時而且必然的狀態,僅止於一瞬間而已。死者只在死亡那一瞬間死去,一剎那之後即以另一種形式活著。大腦裡記憶的運作方式就是忘記想記得事情,記住想忘記的事情。我們能從一次又一次回憶悲劇中得到什麼呢?

在地球上得時間觀念只是一種幻覺,一段時間接的另一段時間,就像一串念珠一般,這段時間過了就永遠過去了。特拉法馬驛星人可以看到所有的時刻,過去,現在,未來。就像我們可以看到山峰綿延不斷。只要他們有興趣,他們便可以看到任何一段時間中的事。當特拉法馬驛星人看到一具屍體,他想到的只是這個人在特定時刻處於不良情況,但他在其他的時刻能是好的。

特拉法馬驛星人有個觀點:『對於壞日子置之不理,一心一意的過好日子』

特拉法馬驛星人的小說沒有開頭,中腰,和結尾,沒有懸宕,沒有道德觀念,沒有因果關係,特拉法馬驛星人喜歡的是,能在一眼之間即可把握到的由許多美妙時刻所構成的深度。

我想說得是,這本書是一個沒有歹徒的故事。沒有對錯,只是一連的事件發生。按下開關的人沒錯,做決定的人也沒錯。特拉法馬驛星人的觀點來看,That it goes. 事情就是這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