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07, 2010

同學會在成大 18巷 諾亞方舟


當兵前實驗室的同學一起吃飯,說好剃平頭一起出現,不過沒有人在意這件事,連我也忘記了。今天早上 daneil 和 sw 一起出現在門口,開車前往台南。在實驗室簡單的和大家打過招呼一起去十八巷的諾亞方舟吃午餐。

諾亞方舟裡,室外空間的屋頂是老舊的遮雨棚,兩顆老樹攀在牆上往天空的方向前去,在屋頂打破了個洞,探出去外面的世界,看天上的藍天。即使天空陰暗,空氣潮濕,光線透過遮陽板照進諾亞方舟。

在屋頂下,玻璃落地窗前,一整排和式的座位,坐滿實驗室的同學。服務生因為感冒講話帶著濃厚的鼻音,稍微介紹菜單。


服務生送上一碗我以為是羅宋湯的熱湯,喝著熱湯,嘴裡嚼著烤的表皮焦裡頭嚼勁十足的脆蒜香麵包。我有一個同學除了喜歡德國豬腳,也愛喝義式濃縮咖啡。我的帶血的烤羊肩,質的扎實,熟透的部份沒有一絲的羊騷味,在骨頭邊也是最吃得出羊肉的滋味的地方,依稀可以找尋到熟悉的羊味。沒有過度的醃漬,簡單的調味,即是是香草也是點到即止,這到菜把羊肉的原味表現的淋漓盡致,少見的嚼勁脆感,像極了豬肉的玻璃肉。

頭頂上吊了幾盞鏤空的玻璃燈飾,徐徐的黃色光線透出玻璃在牆上擴散,溫暖了用餐氣氛。視線不時穿過大片的透明玻璃落地窗,看到那兩株偎在牆上的老樹。更吸睛的是從破洞的遮陽板露出的天空。外面的表演台上的鋼琴蓋著塑膠布,台下空無一人。服務生不時打斷我的視線,穿梭在空桌椅之間。


我想再續一碗湯,服務生吃驚之餘給了個白眼。端上桌子的是冰咖啡,濃到化不開的糖漿,在不透明的咖啡牛奶裡舞動。相機一直不能在起司蛋糕上找到焦點,轉到手動對焦模式,情況依舊。服務生從有著一片透明玻璃的冷凍櫃拿出一塊黃澄澄的長方形起司蛋糕,放在毛玻璃製的方形玻璃餐盤上,用黑色的巧克力畫上曲線,繞過起司蛋糕,組成一個又一個優雅的曲線,在盤子的最角落,沏~,的一聲擠一小朵玫瑰香味的打發鮮奶油,最後輕輕放上一顆小巧粉紅色的玫瑰花苞。

拿餐具方向是由外到內,大叉切肉,小叉吃沙拉。左手拿叉抵著羊肩,右手拿刀在其上來回比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