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02, 2010

喝咖啡 尼加拉瓜 檸檬樹莊園爪哇長顆種(08年CoE亞軍莊園)



如果飲水機的溫度可以穩一點,我會更開心。

這隻尼加拉瓜沖起來味道迷蒙,細膩,微甜。像是徐徐的陽光照射在山腰上,看不透的綠意,薄霧彌漫。熟果酸,酸苦均衡,紅茶的澀感,適合提神醒腦。在咖啡走味之前,我應該表現不出來他的本質吧。很不甘心的,又要用『異國香料味』這個字眼形容這隻咖啡。如果我可以把這股特殊的味道記在腦海中,以後射豆應該無往不利。

回過頭來講,有人問我『咖啡要怎麼比賽?』

真是大哉問。如果細細解說,我猜大家都會聽的不耐煩,可是這又不是三言兩語講的完的。不過有一個講法應該很能接受,問一下自己,『牛肉麵』能不能比賽?如果牛肉麵可以,咖啡就可以!!沒錯,我們太習慣把咖啡戴上『味覺是主觀的』這個大帽子。我們可以吃得出來麥當勞的薯條比較好吃,肯德基的炸雞比較好吃,為什麼我們不能喝得出來那一杯咖啡比較好喝呢?

當然這種講法非常的敷衍,也不精準。如果從比賽『每個環節』講起,大部份的人應該都沒興趣。不過,要將喝咖啡這件事蛻變成比賽唯一的關鍵就是『每個環節』。把『每個環節』固定下來,形成『制度』,由某個『組織』維護,這就是比賽。所以比賽的進行和每個評審是否有超人的『感官』能力不太相關。 有,很好!但是沒有,也沒關係,只要你訓練有素,重點是我們有制度,我們有紀錄,我們有表格,我們有數據。

說起來,咖啡的評分方式是不是存在一點『缺乏自信』。或者是說,缺乏群眾的信任。需要借助一堆的細節才能堆積一點點的『公正性』。小時候的作文分數,需要打出各大評分項目的分數,才能算出總分嗎?論文投稿需要給出一個分數才能reject你的論文嗎?



講講而已,不知道十年後看到這篇文章會有什麼看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