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06, 2010

喝咖啡 巴西黃波旁

上次巴拿馬卡門用罄,這次推薦學妹買巴西黃波旁。

巴西!! 如噩夢存在一般的巴西。美夢早已忘盡,只有惡夢留下。

回憶中滿滿的巴西,裝滿我大學的回憶。好像從咖啡從生命中出現前,巴西就已經在那裏等著我注意到他。意識到巴西的存在,就像是得到一張入門許可證通往咖啡的世界。是歷史的包袱嗎?不,是經驗的傳承! 在咖啡社,巴西的存在有其獨特的地位。好似每個初學者都必須經過巴西地獄才能學有所成。

從正面解讀巴西的風味會發覺這豆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從負面解讀,反而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好像可以再多一點什麼。沖煮咖啡就像是穿針引線,每一次沖煮就像輕輕的拿起一條細線將不同的味道給串起來,試圖勾勒出美麗的圖樣。換句話說,沖煮就是再詮釋咖啡豆的風味。巴西是讓沖煮者最迷惑的一種豆子。尤其是初學咖啡的人,對於平衡的那一條線總是捉摸不清。每次拿到巴西豆都不禁問自己,究竟怎麼才算是一杯令人滿意的咖啡? 濃有濃的好,淡有淡的好。酸一點,甜一點好像也都不錯。問問自己,到底是上帝在丟硬幣,還是自己再丟硬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