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02, 2010

喝咖啡 瓜地馬拉

手邊有一支 瓜地馬拉 安提瓜Capetillo莊園波旁種中深焙的咖啡豆。豆況不是很好,有點走下坡。(汗顏)

不管煮的如何,或者是誰煮的,總是有一種親切的熟悉感。

 一支咖啡就像一個故事,而瓜地馬拉的故事總是這麼開始。 在荒山裡,特立孤行的男主角,定有小跟班隨伺在後。攀過許多高山,幾經轉折,來到尾聲。故事的盡頭是寬廣的,一望無垠的海洋。

在瓜地馬拉產區裡,令人期待的是優質的酸,有人說它像是剃刀一般的酸,也有人覺得這種酸獨樹一格,神話總是免不了的,它在這個正被急速拉平的世界,一切只求中庸的世界開拓出新的格局,但決不是曲高和寡。當直衝腦門的意象出現時,感官世界已經被豐富的感官享受給佔據了。

混合著地區和品種等如膠似漆的因素,這支豆子的油質感單薄的令人惋惜,就像歌手清唱時少了背景音樂烘托情緒。猶如水果醋般的酸質,酸的帶勁帶甜。

另外,手沖的節奏感加快,少了過濃的咖啡味,似乎更能表現出咖啡的稠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