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4月 06, 2010

咖啡店 Aroma

Aroma,高雄市政府後面的一家店,不知道店名有沒有拼錯?

一個朋友開的店,是一家自烘店,開店已經好幾的年頭了。上個禮拜到他家旋風拜訪一下,看到沒有倒,真心的替他開心!! 經營的還不錯,雖然店面小小的,但是多角化經營,弄得有聲有色,也培養出一批喝他們家咖啡的人。對我來講最重要的是,他們家的手沖已經有其風格。一杯咖啡好喝不好喝都是暫時的,風格才能保留長久。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是開咖啡店的人,另一種是沒開咖啡店的人,我屬於後者。這兩種人之間有一道很深的隔閡,即使兩個人面對面站在眼前,距離其實非常遙遠。開咖啡店的人有其責任,肩膀上的壓力絕不是悠悠之口三言兩語能夠講得清說的明。開咖啡店的人會有其企圖心,掩蓋在一次又一次的對話之間。更不用說,開咖啡店的人也會有其理想性,這更難分辨真假。

沒開咖啡店的人出了三張嘴。一張喝咖啡的嘴,一張說咖啡的嘴,一張評論咖啡的嘴。喝咖啡的嘴成天想著喝到什麼味道,深怕自己錯過什麼驚為天人的美好滋味。這種人巴不得換上一隻電子舌頭,將所有的味道以"最精準","最科學"的方式記錄下來。說咖啡的嘴早就把咖啡經背得滾瓜爛熟,找到機會就不停的呱呱呱。評咖啡的嘴就像一隻鬥犬,尤其是初生之犢,若不加以制止,他非得拼個你死我活不可,爭到最後往往得出最愚不可及的結論,諸如 "沒有好咖啡或者是壞咖啡,只有喜歡不喜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