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3, 2009

一個奇怪的週末

星期四的晚上是我來不及參加的薄酒萊之夜。

星期五的早上是研究所最後一次報 seminar。

星期五的下午坐車前往台中。

前往火車站之前先到安平去買伴手禮,一種非油炸的蝦餅,好吃但是很貴。

四點五十坐上統聯,七點半到朝馬,差不多八點的時候到達台中歐舍。在那裏喝了幾杯咖啡,毒舌了幾句,參觀歐舍一些新的重大建設。二樓的廁所變成流浪荒島的風格,貴賓室加裝了黑膠音響的設備以後當成表演室用。

九點多,學弟來載我去學校社團。遇到一個以前常一起喝酒的學長,過了一年,多了許多驚嘆號和破折號。評長的時候,回憶總像一個幽靈纏著你,但是話夾子乾掉之後,回憶又變成好朋友伴隨著你。

十點多,唱第一首歌,心中的日月。

兩點多,撐不下去,倒在巧拼上睡著了。

四點多,一陣喧鬧聲中醒過來,糊哩糊塗又唱了幾句。

六點多最後一次睡著,七點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開始撤場了。

八點到金豆漿吃早餐。

八點半抵達台中美術館。找了根小柱子坐下來欣賞美術館前的牆壁上釘了一幅超大的海報。乍看下很像裝潢的設計圖。一下子腰就酸了。

八點四十,樹蔭下有一個位子,走過去躺一下。一下子,被一陣嬉鬧聲吵醒了,發覺這裡可能不適合睡覺。背起背包,在美術館周圍繞一繞。走到一個小山丘上,看見有張石製的長板凳,這個位置應該比較適合。

九點四十,整理草皮的工人出現,不好意思打擾他的工作,起身往目的地出發。而且被冷風吹的滿臉通紅。

九點五十抵達 chochoco。發現旁邊的提拉米蘇已經有十幾個人在排隊,而且排隊的人潮陸陸續續的變多。在樹下找了張椅子坐下。

十點六分,chochoco的鐵門拉起。

十點十分,服務小姐請我試吃一塊比利時生巧克力。離開的時候,買了一盒生巧克力和一盒熔岩蛋糕。

接著在歐舍待到下午四點快五點。廚房裡的哲學家終於看完一半。在歐舍的週末下午一樣很忙碌。很多人都有看商周。有幾組人再詢問蘋果咖啡。

統聯的車子來的很快,我的睡意也很堅強,第一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到新市了。吃晚餐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單點幾樣離家五百里的開胃菜,也吃得很飽。

九點半在海安路上的咖啡光廊請店員幫我熱一下熔岩蛋糕,考得不夠久巧克力只有變的軟軟的,還沒變成液體。不過蛋糕整體的水準之高,一位挑嘴的朋友,總分十分給了七分的高分。她說,如果巧克力溶化就到八分了。另外我覺得,生巧克力要趁新鮮吃,最好買了之後馬上吃完,退冰再冰過口感就跑掉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