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14, 2009

廚房裡的哲學家


看封面筆絕對猜不到內容!!

作者 Jean-Anthelme Brillat-Savarin 這位老兄沒話講絕對是一個學識淵博的紳士,從字裡行間的語氣不難發現一直流露出一股貴族氣息,有點優越感,有點驕傲,但是很有禮貌。查了一下WIKI才發現作者是18世紀的巴黎人,要怪就要怪出版社弄了一個那麼奇怪的封面,竟然是一個媽媽拿著一鍋燉肉的卡通圖片,而背景圖片式簡陋到不行排版,作者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打死也不肯出版。

就是作者那股驕傲的氣質,讓我覺得看這本書很有趣。一開始對於他的論調存有疑惑。像是作者認為飲食會影響生男生或者生女生,而且吃魚對胎兒的性別有重大的影響。當然,他有舉一些實例說明他的理論。直到看了差不多一百多頁去查作者的來頭,才讓我的疑惑稍稍減低。原來他是兩個世紀前的人阿!! 我的科學史不是很好,但是我猜基因的理論那時候應該還沒出現吧!?
這種落差說起來有點像徐四金(Patrick Suskind)筆下穆沙德大師的遺書裡的那位老先生。

所有的論調都是以法國人的角度出發,而文字中的優越感讀起來反而有點惡搞得趣味。像是: 我堅定的認為,上帝創造家禽的目的,就是為了豐富我們的餐桌和食物櫃。

也許是以哲學家的角度出發,作者習慣對每個詞作定義。像是: "野味"一詞,涵蓋所有在森林中,原野上自由生活的可肉用的野生動物。我們之所以加上"可肉用"是因為有些野生動物並不屬於野味的範疇,如狐狸,灌,烏鴉,喜鵲,貓頭鷹之類被認為是骯髒不潔的動物。

說起吃野味,作者的一位朋友,美食家Canon Charcot 教他,
捏著鳥嘴,拿起一隻豐滿的小鳥,灑些鹽,去掉內臟,勇敢的將牠整個放入嘴裡,貼著手指邊將牠咬斷,然後大膽的嚼,這樣,大量的汁液就會浸潤你整個味覺器官,你就能品嘗到一般人難以企及的美味。

關於咖啡,他說: 咖啡的力量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像,一個體格健壯的人,可以一天喝兩瓶葡萄酒,不影響他長壽。而同一個人覺不能承受同樣數量的咖啡,要嘛他會變癡呆,要嘛她會死於衰竭。 我在倫敦就見過一個因喝咖啡過量而致殘的人。他現在已經習慣把每天飲用量降到五,六杯,病情也穩定了。

以現在的眼光,作者的論點有時候顯得似是而非,但是它對人類行為的觀察是很仔細的。他說: 食慾在飢餓解除後,會產生一種愜意的快感,而渴感卻不會產生類似的快感,當渴感解除後,它就只是不再被感受到了,並無其他的感覺。

那美食家都長什麼樣子呢??他也給了我們很清楚的描述: 天生的美食家一般都是中等身材,方圓臉,眼睛明亮,額頭小,鼻子低,嘴唇豐滿,四方下巴。女性除此之外還有下列特點,豐滿,可愛,有發胖的趨勢。那些愛吃甜食的女性,身材一般較纖細,容貌也較清秀,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舌頭也與眾不同。

仔細看了WIKI的介紹,原來他在多年之後又出現再世人面前的原因,是因為日本的一個電視節目,料理鐵人,開場白的一句,告訴我你吃什麼,我就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 (Tell me what you eat, and I will tell you what you are.) 這句話就是他老兄講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