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05, 2009

搖籃曲 Lullaby

每個特別的故事都有一些奇特的假設.

搖籃曲裡的世界是一個有魔法存在的世界,或者說是詛咒也不為過.
眾多咒語之中,有一個威力強大的魔法可以至人於死的咒語,它唸起來
就像是一段搖籃曲,只要聽到的人就會死去,簡單俐落.

而它的由來頗富詩意.

書上稱這首詩為勾魂歌.在某些古老的文化,當有飢荒或乾旱發生,或
是其土地再也不甘負荷的某個部落,他們會唱這首歌給孩子們聽.你唱
給戰場上受創的戰士聽,唱給飽受病魔摧殘的人聽,唱給任何你希望能
讓他們盡快離開人世的人聽.好終結他們的痛苦.這是一首搖籃曲...

在書本的前半段出奇的苦悶,加上作者用奇怪的敘事方式,閱讀的難度更高.
直到主角群陸續到位,劇情才轉變成公路電影的模式. 我認為描述搖籃曲
被濫用,整個世界一團亂的那一段是整本書最精采的部分.多少感覺的到作者
在反諷主流媒體與箝制言論自由的行為.

引用書本上的一大段:

勾魂歌是只有在資訊時代才會出現的傳染病.試想一個人們迴避電視,廣播,
電影,網路,報章雜誌的世界.

想像經由你的耳朵感染的傳染病.

這種新的死法,這種傳染病,能來自四面八方.一首歌.一個無意間聽到的通告.
一起新聞報導.一場演講.一個街頭藝人.你可以從電話銷售員那而染上死.
從一個老師.從一個網路檔案,從一張生日卡,從一個幸運籤餅.

想像這會造成的恐慌.

想像一個新的黑暗時代.探險員與貿易路線將第一場黑死病從中國帶到歐洲.藉由大眾媒體我們有數不清的傳播途徑.

想像這場焚書之舉.還有卡帶和影片和檔案,收音機和電視機,都會被丟到
同一個火堆.全部的圖書館與書店在暗夜裡陷入火海.人們將攻擊微波中繼站,拿斧頭砍斷每一條光纖電纜.

想像人們吟誦祈禱文,歌詠讚美詩,以淹沒任何可能帶來的死亡聲響.他們
雙手蓋在耳朵上,想像人們迴避任何死亡可能被編碼混音的歌詞演說.任何新的字眼,任何他們原來不了解的一切都可疑而危險.要隔絕,一場對抗傳播通訊的隔離檢疫.

要過多久這首勾魂詩會遭人剖析然後創造出另一種變調.接著又另一種,又另一種? 全部都會更新改良.

目前施行於機場的安全措施,是想在勾魂歌走漏之後,這種鎮壓手段實行於所有的圖書館,學校,戲院,書店.任何可能散佈消息的地方,你都會看到武裝警衛.

無線電波將會像小兒麻痺症時期空無一人的公共游泳池.從此之後,只會播放少數的政府廣播節目.只有徹底淨化的新聞與音樂.從此之後,任何音樂,書籍,和電影對大眾發行前,都會以實驗室的動物或自願的罪犯加以測試.

人們不是帶著手術面罩,而是帶上耳機,給予他們安全音樂與蟲鳴鳥叫的安心持續保護.人們會付錢購買純新聞的供應,一種安全資訊與娛樂的來源.如同牛奶與肉品與血液的檢驗方式一樣,試想書籍與音樂與電影將會受到濾化與均質化.加以檢驗,證明可供消費.

白色噪音(white noise).

想像一個寂靜的世界,在那裡,任何足以藏匿一首致命詩作的聲量或聲長都會遭到監禁.再也沒有摩托車,鋤草機,噴射機,電動攪拌器,吹風機.一個人人都懼於聆聽的世界,害怕他們會聽到車水馬龍背後的東西.某個藏在隔壁大樓大聲音樂中的有毒語言.試想對於語言,越來越多的抵抗.沒有人開口說話,因為沒有人敢聽.

聾人將承襲這個世界.

還有文盲.與世隔絕之士.試想一個充滿隱士的世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