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17, 2009

敬服務業....

在開始今天的故事之前,先做兩個結論。

1.只有老闆和顧客認為顧客至上是對的。

2.祝所有從事服務業同仁,事事順心,工作愉快。


搶著安迪沃赫展覽結束前今天早上坐火車回高雄,差不多在中午的時候到達高雄美術館會場
看展。剛進會場的時候,有很大一群人站在一面有寫安迪沃賀簡短介紹的白牆前看文字說明,
有一個站在我旁邊,跟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在碎碎念,說這些東西網路上找都有然後轉身就走,一開始我對這個講法還頗不以為然。在展場繞了一圈,直覺那些放在牆上框框裡的藝術品和我在書上看到的照片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都一樣是印刷品。到這裡我反而覺得那個年輕人某個程度上沒講錯。

接著和哥哥繞去高雄漢神看鞋子,順便到旁邊一家香水老店逛逛。我們兩個人站在玻璃櫥窗外看小香的時候,被一個員工招呼進去。當然,在心底最深處我有預算,也想要買一瓶送人。被招呼進去,我就順著櫃姐的意思幫我介紹幾瓶。我說送的對象比較活潑,希望可以幫我推薦一下。一開始櫃姐拿了CK ONE 某珍藏款,說這是CK裡香味比較持久,而且是新上市,比較不容易撞香。我聞了覺得還可以,清清爽爽,涼涼的,夏天用應該很不錯。接著拿了兩瓶Nautica給我聞,一瓶比較粉,一瓶西瓜味很明顯。到這裡我哥指著牆上一瓶Hugo小香,問有沒有試聞。櫃姐轉身拿香水過來,轉開瓶蓋給我們聞了一下,然後放在桌上。我覺得這瓶Hugo的感覺很狂野,感覺MAN了,應該不太適合。

櫃姐開口問了,這四瓶有沒有覺得比較不行的? 如果不要就先拿掉。當下,我猶豫了一下,拿起試香紙再聞了一次。可能試香紙在鼻子磨了太久,還被櫃姐阻止,以免聞不到香味。櫃姐反過來問,那一瓶比較喜歡呢? 我說CK ONE不錯。她大姐馬上回了一句,那要帶這一瓶嗎? 我說,先不用,我還沒決定要買那一瓶。接著發生的對話到現在都讓我覺得錯愕。

櫃姐: 你今天沒有要買?

我: 對阿,我還沒決定要送香水還是其他的東西。

櫃姐: 我覺得可以送香水阿,而且比起其他禮物送香水更有紀念性,即使不噴香水,放個一兩年後,看到還是會想到這是你送的阿。

我: 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才會考慮要送香水阿。

櫃姐: 虧我剛剛那麼用心幫你介紹。你怎麼可以聞完就說要走了。

我: 我剛剛也很認真聞阿。

櫃姐:你知道做服務業很辛苦,....

我把放在桌子上的試香紙拿起來,再輕輕的放下。對她說,今天先到這裡好了。轉身開門就走。

這個 Ending 還蠻有代表性的,一輩子沒幾次可以做這種事吧!!


晚間,回到台南之後,想說到台南甜在心買支豆子準備週末手沖比賽使用。開門找服務生問了一下現場有那些熟豆可以選。她指了指牆上,說那五支豆子是這個月的推荐豆。價格不斐,半磅的價錢差不多再400~500。我個人是比較偏好中美洲的豆子,所以選巴拿馬密處理XX莊園,但是只剩1/4磅。接著請她幫我磨個豆子,用濾泡式的沖煮。本來擔心沖煮習慣不一樣,所以叫她磨個研磨樣本給我看,她磨了第一次裝在紙杯給我看,我看到一杯研磨非常不均勻,非常多片狀顆粒的咖啡粉,而且似乎偏粗。所以要她幫我磨細半個號數,她問我要一次磨完嗎? 我笑著說,再幫我試磨一杯。這次她在磨豆子的時候,我轉頭去看她,才發現她從我少少的1/4磅的豆子勺出一點點咖啡豆開始磨。跳到最後的結果,我還是拿到一包和我看到試磨樣本差很多的豆子。
(我猜是因為磨豆機的關係)

沒錯,今天當了整整一天的奧客!! 兩個服務我的人都被我弄得臉很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