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5, 2008

當前互聯網世界正處無秩序時代



[轉載自陸客網站]

  這個谷歌、蘋果和Facebook唱主角的時代,秩序是多麼脆弱,隨便一點風吹草動和樂觀的想像就能改變它。

  8月12日,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觀比爾·蓋茨。面對台下1600多名香港頂尖高校的學生,比爾不無醋意地說:「我很嫉妒你們!

  彼時,比爾是「永遠在場」的英雄:他仍是青年學生心中的創新偶像,儘管那 場轟轟烈烈的「軟體革命」已是30年前的事了。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對比爾和微軟有著一種近乎樸素的信任:一位叫周汶錡的香港市民在會場外等待比爾,她希望 微軟能研發一款記憶存儲晶片,幫助她在機械和圖形方面稟賦異常、但記憶力先天障礙的兒子—你知道微軟並不做晶片,但很多人就是樸素地相信,微軟能實現一切 關於科技的夢想。

  我並不是一個微軟的熱愛者,相反地,看著Google這兩年日漸蠶食著桌 面計算,Facebook的開發者平臺幾乎變成了互聯網上的作業系統,我對微軟的態度總不免傾向悲觀。不過我承認,那個屬於蓋茨的香港之夜讓我對微軟的悲 觀情緒有所化解,因為我一時搞不明白:Google的創始人拉里和謝爾蓋,Facebook的CEO馬克·扎克伯格—這些年輕、天才且任性不羈的矽谷「怪 球」,他們需要花多少年才能贏得蓋茨式的尊重?

  這可能是個很庸俗的理想,但不妨想想看,如果某一天Google的開發者大會上闖入一名中年母親,她對拉里或謝爾蓋說,「嗨,幫助我的孩子研發一款記憶晶片吧」—或許只有當這一幕發生的時候,Google才真的讓這個世界上大部分人意識到:它改變了他們。

  但我們不知道這一幕將何時發生—當Google把各種軟體和應用陸續都搬 上互聯網之後,人們開始相信Google將成為微軟的顛覆者。但很快發現,Google儘管聰明且強大,但它並非一個顛撲不破的神話。於是便出現了維基百 科創始人吉米·威爾斯在2007年推出的搜索引擎「Wikiasari」—它調動人的主觀智慧選擇而非機器判斷來決定搜索引擎的結果;以及一款剛剛推出的 搜索引擎「Cuil」,一群前Google工程師用新的數據挖掘技術根據內容對網頁歸類,力圖讓Cuil在搜索結果的相關性上超過Google。

  目前我們無法判斷它們能否撼動Google的地位,我只想 說,Google離真正的王者還早著呢。以Google押注的「雲計算」為例,它一開始就面對亞馬遜勢均力敵的挑戰,微軟、IBM等公司也在虎視眈眈。最 要命是蘋果的MobileMe—它徹底把Google打懵了,他們甚至無法想像蘋果這家在互聯網方面從無建樹的消費電子公司是如何在黑箱子裡開發出這樣一 款「雲計算」產品的。沒錯,Google在改變這個世界的計算方式,但試圖改變人類計算方式的並不止Google一個。

  再說到社交網站—它也是不少人預期的「互聯網的未來」。2005年前 後,MySpace一度成了全球社交網站的坐標,但隨著Facebook的崛起,MySpace迅即黯然失色。今年5月,Facebook已超越 MySpace成為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說到Facebook這一年多的悲喜跌宕,更充滿戲劇色彩:2 0 0 7年7月微軟以2 .4億美元收購Facebook1.6%的股份,使Facebook的估值一度達到150億美元,甚至Google的大量員工跳槽到Facebook。人 們甚至預見,Facebook將在不久後取代Google成為互聯網的未來—看看吧,這個世界的秩序就是這麼脆弱,隨便一點風吹草動和樂觀的想像就能讓它 改朝換代。

  之後的事情你們都看到了:Facebook的用戶仍然呈幾何級增長,但一 年後,它的估值已縮水到30億美元,不斷傳出股東拋售持股的消息,高管接連流失,就連一年前從Google跳槽的高管本傑明·林也重返Google執掌 YouTube業務……什麼是互聯網的未來?沒有人知道。

  在這樣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人們開始變得容易興奮。當8月13日蘋果 市值一夜間以1588.4億美元一舉超過Google躋身美國科技股前三名的時候,人們又開始樂觀地估計明天的新秩序了,只是第二天蘋果的市值旋即隨著股 價的跌落而復歸原位,街市依舊太平。人們似乎忘了,微軟和IBM在美國科技股的第一和第二位置,至今也沒有變過。

(責任編輯:高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