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30, 2007

SWEET COFFEE



放榜,心情大好。



早在這之前就聽說SWEET COFFEE的單品頗有水準,所以路過就停下喝一杯。

單品不外帶,怕品質會變差。

煮單品的器材是賽風,TCA-2小小的下壺。


原本想點較熟悉的肯亞,可是老闆細心的提醒我,肯亞剛烘沒幾天,可能會有青草味。

那就只好點一杯安提瓜。

研磨的刻度比較細,粉也比較多,也許有30~40克的粉量,水量幾乎是一整個TCA-2滿滿的。

先把粉倒入上壺,等水滾上壺扶正。水與咖啡接觸時形成一條明顯的分界線,

幾乎在下壺的水都流到上壺的時候就把火關掉,開始攪拌。

攪拌棒握的很淺,一前一後拌兩下之後,上壺的咖啡粉開始旋轉翻滾。

繼續拌直到咖啡粉和水完全混和,沒有界線為止,在這之間可能又攪了四到六下。接著就等咖啡自然流到下壺。

從上壺扶正到結束,可能不到一分鐘吧。手腳相當俐落。


安提瓜一喝入口,我就在想一件事,這是瓜地馬拉的豆子嗎?

前段微酸,苦味含蓄,淡淡的香氣,油質感不錯,乾淨度很好,有一點烤甘蔗甜香。

咖啡的餘味稍淡,只有淡淡的甘甜,沒有明顯的甜感、香氣。

若說有瓜地馬拉的特色也是名符其實,但是總覺得在強度上平均都稍弱了一點。

所以不禁回想起以前喝的瓜地馬拉都是怎麼表現的?



這是繼窄門咖啡之後再次到店家去喝咖啡。

兩間的賽風的風味走向有點像,乾淨度,協調性都相當的好。

在後味的處理上也很相像,都是走清爽路線。

比其自己平常沖的賽風,往往都是前段強度誇張的大,中後段漸弱,餘味強烈,但是焦雜感相對明顯。

這兩種咖啡風味的走向明顯不同。

一種是追求咖啡原始的風味,令一種是試圖運用技巧修飾咖啡的味道。

雖然沖一杯別人喜歡喝的咖啡是最終的目標,但是兩者使用的手法卻天差地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