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06, 2007

a

第一口之後,就後悔了。

回憶起三年前那次和咖啡的觸動。

黝黑液體在杯中產生漣漪,就像巫術一般,反射光芒透出水晶球中的神秘。

如巨象一般的衝擊,奔入腦門,深刻烙印。

就像西門講的一樣,這根本不是人在喝的東西。

那一年,第一次踏進皇家咖啡學院。

偌大的大理石玄關上刻著 EAGLE ON THE SKY

午後,手邊塑膠杯上寫著西雅圖極品咖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