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30, 2007

獵奇&DIY


這兩天,或者說是這一陣子,著迷於用簡單的相機照相這件事。

像是比較風行的LOMO機,還有相對較便宜的HOLGA,還有更原始的針孔相機。

用這些相機照相的人都會聲明這種照相方式是一種生活態度,是隨性,是自由,是簡約。

這些想法似乎和我產生相當程度的共鳴。

確實,這些相機的成像結果有他們獨門的地方。

像是在照片周圍會有一圈黑色的成像圈、顏色對比較高、圖像會有一定程度的扭曲... 很多較一般、較正規的照相所不容許的"缺點"。

迷上這些相機的當下,我不禁試問自己,如果我也買了一台,那我在照相的時候追求會是什麼?

奇特的成像方式嗎? 還是,一種隨性態度?

或者是托馬斯那種獵奇的心態,追求百萬分之一的不同之處呢?


--

在網路上看到一些人把相機"改裝"了。

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紅外線攝影,另一種是改成針孔攝影。

手癢,就動手吧...

隨後,我將已經塵封的相機翻了出來,是 DG2100。

200萬畫數, 沒光學變焦,SONY的CCD,SANYO的1.5吋液晶螢幕。 簡單到不行的規格。

一把鎖眼鏡的小螺絲起子,變成手術刀,將它大卸八塊。

整個過程,用"煞有其事"四個字描述其實是再恰當不過的。

就跟偉大的進軍一樣,頂著一個看似光鮮亮麗的頭號開始行動。

目標,是空遠的。 過程呢? 就像是一種自我救贖,想將自己從DIY自己動手的那種狂熱中解脫。

現在回想起來,這段回憶給我一種天真幾近於愚蠢的感覺。

好險,DG2100到現在還活著。

他是一台簡單的相機,在我將它大卸八塊之後,確定了這個事實。

簡單的快門,對焦系統,鏡頭系統... 說他是一台比較複雜的樂高玩具,一點也不過份。

原本預記要將它CCD前面它一塊filter拿下來,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效果。

可是在電路上有一部份被焊死了,即使是我的手術刀也突破不了,只好作罷。

--

不過,用DG拍照時的感覺,除了按下快門的手感不同之外。

還有一點很不一樣,少了對於照片品質的期待。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沒有壓力的一次次按下快門。

不再尋求所謂的構圖,先拍了再說。

過曝!? 也別有風味啦!!

手震!? 這樣才有特色啦!!

詳情請看 獵殺DG2100

沒有留言: